龍警網歡迎您!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 添加收藏 | 設為首頁

【媒體關注】《人民公安報》:英勇一跳,三十年華無愧刑警榮光

——追記甘南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中隊長趙玉超

時間:2019-11-20 14:19:59       來源:無      欄目編輯:

 

記者馮銳“當刑警就要對得起良心,我們每個人都努力一點,群眾對公安機關的印象就會好一點,我最想聽老百姓說‘甘南刑警隊那幾個小伙子還不錯,抓壞人有一套’。”黑龍江省甘南縣公安局刑偵大隊中隊長趙玉超生前的一番話,戰友們始終銘記在心。

這顆刑警“良心”,30歲的趙玉超用生命給出了證明。92317時許,在天津執行抓捕任務時,瘋狂逃竄的犯罪嫌疑人跳進水渠。“你絕對跑不掉!”趙玉超毫不猶豫地跟著跳入水中奮力追擊。不幸的是,當趙玉超在水中與犯罪嫌疑人搏斗時,被水下的鐵絲網纏住腳部,終因體力不支沉入水中溺水犧牲。但趙玉超的英勇一跳,為戰友從水渠兩岸包抄抓獲嫌疑人贏得了寶貴時間。

一名堅守初心的骨干刑警

“他那一跳是用自己的生命兌現了一名人民警察的價值。”甘南縣公安局局長張學剛說,“玉超是一名堅守初心的骨干刑警。玉超犧牲后,我們全局民警都特別悲傷,每個人都被他的英雄主義精神點燃了。”

 

趙玉超1989年出生,20128月參加公安工作后一直在一線工作,逐漸成長為業務骨干。大家都說他“一個人頂好幾個”,整個刑偵大隊的數據研判都由他負責,網安、刑偵、圖偵他樣樣精通。參加工作以來,趙玉超參與偵破刑事案件270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10余名,其中網上在逃人員30余名。由于工作成績突出,他榮立個人三等功2次、榮獲嘉獎4次。

自今年6月開始,按照公安部“云劍”行動的統一部署,甘南縣公安局加大了對網上在逃人員的追捕力度。涉案金額100萬元的合同詐騙案件嫌疑人于某一直是趙玉超的重點抓捕目標。917日,趙玉超發現嫌疑人于某在河北省香河縣出現,經請示縣局領導同意后當即與民警梅傳東、翟依剛和輔警劉希光組成追捕組,趕赴香河開展工作。于某十分狡猾,趙玉超和戰友們多次抓捕未果。趙玉超沒有絲毫氣餒,帶領追捕組成員繼續晝夜奮戰,終于查到于某有可能潛逃到天津市寶坻區。92317時許,趙玉超與戰友們在天津市寶坻區排查時發現了于某,立即開展抓捕。警覺的于某迅速逃竄,逃到革命渠時,于某突然跳進水渠,緊追其后的趙玉超毫不猶豫地跟著跳進渠內……不幸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趙玉超生前照片(右一)

既是破案能手又是“拼命三郎”

趙玉超是甘南縣公安局的名人。提到他,大家都說他“既是破案能手,又是個‘拼命三郎’”,他把對群眾的愛和對犯罪分子的恨全部融入到偵查破案中。

趙玉超處理的案件沒有一起被投訴的。甘南縣公安局分管刑偵的副局長盧金林曾經問他:“你為什么能做到這一點?”趙玉超回答:“要把受害人當親人,有的案件不一定破,但破案的過程要實事求是地跟受害人講清楚,讓受害人知道我們下了真功夫了,這樣就會贏得受害人的理解。”

對于被自己打擊處理過的犯罪嫌疑人,趙玉超總會根據其家庭狀況、社會經歷、心態特征等循循善誘,引導他們重新面對生活。因此,被趙玉超處理過的犯罪嫌疑人都心服口服。

“這個孩子特別能吃苦,出差辦案從來不講條件,一門心思搞案件。”盧金林說,他曾經多次看見趙玉超為了破案深更半夜還在外面爬線桿、調監控。

 

趙玉超生前照片(右

2016315日,甘南縣興十四村的21套進口大型噴灌設備上的60余臺電機、5000余條電纜線被盜。但由于案發現場都在田間,距離村莊較遠,沒有可用線索成為案件偵破的難點。正值春播時節,農村長大的趙玉超知道“種地”兩個字的份量有多重。趙玉超帶領外勤民警張海參每天早晨6時出發,晚上10時收工,4天時間里走訪了案發地周圍4個村、8個自然屯的800余家農戶,終于獲得一條線索:一輛墨綠色的越野車在案發現場周圍多次出現。根據這一線索,趙玉超帶領視頻中隊民警對案發時間段案發區域的視頻資料進行分析研判,發現有一輛車十分可疑。經過深入工作,趙玉超帶領民警成功抓獲兩名綏化籍流竄犯罪嫌疑人,繳獲被盜電纜線1萬余米,確保了3萬余畝農田灌溉恢復正常。

 

他是全村人的驕傲

“我上大學的學費,是父親打零工一點點積攢的,是母親背著自家小菜園種的菜上街叫賣積攢的。即使這樣,也常常攢不夠交學費的錢。”趙玉超始終沒有忘記自己出身貧寒之家,經常向戰友講起父母養育自己的艱辛。

趙玉超老家林甸縣,長期以來都是國家貧困縣,趙玉超的父母至今住的還是已經下沉的老土房,但父母樸實善良的本性和特殊的家庭環境造就了趙玉超真誠質樸、甘于奉獻的優良品質。趙玉超一直是父母眼中優秀的兒子,特別是考上大學、當上警察以后,更是全村人的驕傲。在趙玉超的追悼會上,他的父親激動地說:“玉超,你沒有辜負黨對你的培養,你給爸爸長臉了!”

 

趙玉超犧牲的那個傍晚,襁褓中的兒子一直哭鬧著。人們都說小家伙一定是預感到了什么,父子之間也許會有某種感應。兒子出生后,趙玉超給兒子買了一支嘩啦棒,這是他買給兒子唯一的玩具。趙玉超的妻子石菲說:“我要把這個玩具保管好,等孩子長大了,告訴他這是爸爸給他買的……玉超是孝子,我會照顧好玉超的父母……”

趙玉超離去后的一段日子里,很多人都無法適應。有一天,網安大隊大隊長韓書波在辦公室研究案件時遇到了一個難題,下意識地喊了一聲“玉超”,想求助“玉超”幫忙,卻又瞬間想起“玉超”已經不在了。韓書波當即淚如泉涌,而所有聽到喊聲的人不約而同放下手中的工作,陷入一陣沉默中……

分享到: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